{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环保石子磨 » 正文

嫁人别嫁奶嘴男!我的婚姻如炼狱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21 15:41:05  

图文无关(图片来源:凤凰网)

  大学毕业后,我做了北漂,在北京待了几年,从地下室搬到阁楼,从阁楼搬到套间,其间的辛苦不言而喻。到我离开北京的时候,我是个杂志社编辑,日子过得不好不 坏,最大的缺憾是已经到了成家的年纪,却还没有着落。众所周知,北京是个繁华地,一个外地人要想在北京扎根,那是很难的,所以,我剩了。

  2010年春节后,我回到老家,打算休息一段时间再回北京工作。我家在长江中下游临江的一个小城里,小地方人思想保守,观念陈旧,见了总会问,这姑娘都这样大了,怎么还没成家呀?这么一来,父母难堪,我别扭,无形中给我们家庭增加了一层焦虑。

  这个时候,我的一位表姐,拿来了一个男人的资料。禁不住家人劝说,社会舆论的压力,加上自己到了年纪,也有一份想成家的愿望,我点头表示愿意接触。

  这个人,也就是我后来的丈夫,叫罗益,跟我年纪相当,照片上是个普通的男生,在上海工作,月薪六千,父母是我姐姐单位的退休职工。

  因为自己剩了,我对男人的要求也不像以前那么挑剔了,长相么,不丑就行了,工作么,能养家糊口就行了,性格么,不变态就行了,之前在北京,交往过一个单亲家庭长大的男生,他的性格有一些缺陷,所以看到他父母双全,我还觉得不错。

  互加了qq,互留了电话,然后就开始交往了,这是2010年五月份的事。因为当时他被公司派去深圳出差,我们的接触仅限于网络和电话,有点类似于网恋了。

  罗益是天枰座男生,恰巧那段时间,我有点迷星座,印象里天平男人温文尔雅,不爱吵架,追求美感。他在网上跟我聊天的内容也充分体现了这一点,在我面前从不说脏话,口气软软的,时常问东问西问我的生活怎样,像个知冷知热的人。

  我是个学文的,生活很随意,不太规律,每到饭点,他会敦促我吃饭,天气冷了热了,会叮嘱我加减衣物,他还常常说,等他出差回来,要好好照顾我这个把自己生活质量弄得很差的人。

  他这样,让我觉得温暖,渐渐对他有了心理上的依赖。

  还有一件事,让我觉得他是个好人。我在北京的时候,因为一个人住,回到家里总觉得冷清,因此养了一只狗狗陪伴我,我给狗狗起名叫呱呱,把它当做自己的孩子,很爱它,回老家的时候也一并带回来了。

  罗益看到了呱呱的照片,赞美了一番它的美貌,告诉我他很喜欢它,很想给呱呱当爸爸。

  我一直觉得,喜欢小动物和小孩子的男人,一定有一颗善良的心,所以,我对他动心了。

  这真是一次万恶的动心。

  六月来的时候,我这个冲动的白羊女,已经有了嫁给他的念头,悔不当初。

  北京一个要好的同事问我什么时候回去,他跳槽到一家大公司,待遇丰厚,前途光明,希望跟我有福同享。

  我头脑里思考着同事告诉我的年薪的数字,心知那是一份肥美的工作,有了它,我的物质生活会上一层楼。

  我同时思考着我和罗益的前途,思考他是否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人,从我一个多月的观察来看,似乎很可靠。

  那么,鱼和熊掌,我到底选谁?

  后来,我毅然放弃了工作,当时的我觉得再多的物质也比不上一份实在的婚姻。事实证明,那又是一次万恶的放弃,我对人性的考量还是很幼稚,我对婚姻的向往超 越了理智,对婚姻的理解仅仅局限于自己的想象,完全不懂得如何去估量两个人未来相处方式的可能,更不懂得去考察一个男人的家庭来预计自己的幸福指数。

  我没有去北京,而是留在家里等他,他说七月要回来一次,到时跟我见面。我在幸福地憧憬着,一如十八岁的小女生。

  作者:七月娓娓 回复日期:2011-08-10 22:45:42

  回复

  七月来的时候,极品的事情慢慢开始发生了,只是当时一门心思想结婚的我,完全没有察觉。

  他的母亲在他回来之前,去找了我的姐姐,告诉我姐,他们家在江南某城和上海交界处有一套房子,离罗益单位挺近的,装修得可漂亮了。 (欢迎大家搜素微 信号:iegao007,主页妞期待你的加入!)

  还跟我姐说,女孩子没工作不要紧,她家罗益工资不算低,她老两口有退休金,而且她现在还被一家小单位返聘,一家三口一个月一万多的收入,足够养儿媳妇了。

  姐姐说,我妹妹在北京有工作,就是看和罗益能不能成,能成就去上海工作,有手有脚的不会要人养。

  他妈还是说,没工作不要紧,真的不要紧。

  其实,一个人越是嘴上念叨不在乎什么,就越在乎什么。

  七月七八号的样子,罗益回到上海,我们约定第二天他坐汽车返乡,上海离我们家很近,2小时的路程。

  那天瓢泼大雨,罗益说,你别来接我了,这么大雨淋湿了就不好了。

  我说我要去的,说过的话要算数,别说下雨,下刀子也去。

  在车站的门口,我和罗益第一次见面了。虽然只是看过几张照片,我还是一眼把他认出来了。个子不高不矮,一米七多,长相不好不坏,一般般,还算顺眼吧,只是 那对耳朵有点不同寻常,有些招风,没有耳廓,极其薄,几乎能透过耳朵看到背面。听说长这样的耳朵是无福之人,我心里有点别扭,不过很快就释然了,难不成因 为一对耳朵就把人家全盘否定了么。所以,我还是高高兴兴地跟他说起了话。

  他很男人的接过我的伞,把大部分伞面举在我的头上,淋湿了自己的一半肩膀。我很自然地想起那个单亲家庭的男孩子因为跟我合撑一把伞淋湿了,然后大吵大闹的情景,我想眼前的这个男人真会照顾人,真好。

  作者:七月娓娓 回复日期:2011-08-10 23:18:31

  回复

  后来,在路上买了水果直奔我家,他的嘴很甜,叔叔阿姨叫个不停,把我爸妈叫得心花怒放。

  看得出他真心喜欢呱呱,我的呱呱体型大,他起初还有点怕,不过一会儿就好了,跟呱呱玩起了抢玩具的游戏,看着这样的场面,我心生满足。

  到傍晚的时候,他问我,你想不想去我家?

  我有点愕然,我说想吧,好像不矜持,才第一次见面呢,我说不想吧,也不太合适。我想了下,问他,你想不想带我去你家?

  呵呵,踢皮球我还是有点擅长的。

  他说想,我说那就去吧。

  他的妈妈是个身材矮小的妇人,广东籍贯,说一嘴广东味的普通话,小眼睛一直盯着人看,嘴皮子很利索,巴拉巴拉说个不停,没有别人插嘴的机会。

  他的爸爸是东北人,个子不矮,脸上堆着笑,看起来挺和善。

  他一进门,就给了他妈一个拥抱,甜甜地叫妈妈,感觉挺电视剧的。

  整体印象,他们家他妈妈是主宰,他父子俩都是配角。

  他爸厨艺不错,做了一桌子好菜,土豆丝比机器切的还细,饺子也有原汁原味的东北味。

  吃饭的时候,他爸妈不停往他碗里夹菜,嘴里念叨着儿子啊,你在外面吃不到好的,多吃点啊,口气像在溺爱三岁的孩子。

  对我,客客气气的,问了点家常里短,他妈说,你那个作家的工作是干什么的?靠谱吗?

  我说,阿姨,我不是作家,我是编辑,是很正常的工作,发月薪的。

  他妈哦了一声,又问,你爸妈的工作呢?

  我很自觉地说,我爸妈都有退休金的。

  他妈说那就好,以后不会给子女增加经济负担。

  作者:七月娓娓 回复日期:2011-08-10 23:55:03

  回复

  这次会面,说不上愉快还是不愉快,应该算很平常吧,他妈问的问题也是人之常情吧。

  吃完了饭,他家留我在那边住宿,我赶紧拒绝了,一个大姑娘刚跟人见次面,哪能住人家家里呢。

  后来,我跟罗益约好了第二天去K市玩两天,去看看他家的新房子,我就这么回去了。

  我爸妈说,这男孩子看着不错,好好对人家,别心高气傲把自己耽误了,差不离就把婚结了吧。

  我没吭气,结不结婚也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要看缘分,看造化,看罗益。

  第二天一早,我等他一起去K市,人还没来,先来了一个短信:

  娓娓,我妈跟我们一起去。

  我一口气郁结在胸口吐不出来,不知道咋说,总之我等了一个多月,才等来跟罗益相处的短暂的机会, 他妈凑什么热闹啊?

  我委婉地回他短信说,你还带着妈妈谈恋爱呀?

  我以为他能明白我的意思,自动地劝说他妈妈不要跟去。

  但是他说,没办法,我妈说正好去那边办一下事,她要去我拦不了。

  我很想说,那干脆就别去了,我不想身边有个大灯泡。

  但还在我思考怎样说的时候,他母子俩已经到了我家门口。

  他妈一进门,就大哥大姐地喊我父母,想来罗益的甜嘴来自于他的母亲。

  这下子我再拒绝就显得我不懂事了,只好将错就错,跟着他娘俩去新房子。在车站买了票上车,我问罗益,我们三个人怎么坐啊?你跟我坐还是跟你妈坐?罗益说跟你坐啊,他妈面露不快,好在没说什么。

  下了车,罗益看我大汗漓淋,伸手把我的小包包拿了过去,这下子,连同他拎的一个装换洗衣服的行李包,他自己的小挎包,我的包,一共三个。

  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妈一把把我的包抢了过去,说,儿子,你这么多包拎着多累啊,你怎么能一个人拿呢,我来帮你拿。

  我顿时又郁结了,我把我的包从他妈手里拿了回来,心想我自己拿好了,你跟这抢来抢去的想表达什么意思呢。

  罗益什么也没感觉到,还是笑嘻嘻地紧紧跟在我旁边,跟我说话,所以,他妈妈再说了点什么我也没在意了。

  作者:七月娓娓 回复日期:2011-08-11 00:13:26

  回复

  过了12点了,宝宝该睡觉啦,谢谢各位的鼓励,明天我会继续更的,晚安~

  作者:七月娓娓 回复日期:2011-08-11 09:51:03

  回复

  早安~ 今天看了一下 昨天发的有些乱 所以安个序号了~

  ~8~

  一进门,发现房子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旧的,墙角线都有裂缝了。

  “二手房?”我问罗益。

  “是呀。”他没掩饰,应该不知道他妈在外面吹的牛。

  我笑笑,新的旧的无所谓,有个窝就很好了,只是纸包不住火,这种谎言没有必要说。

  其实房子也还不错,三居室,房龄大约四五年,有两个大飘窗,坐在上面看风景挺惬意。

  罗益也说他喜欢飘窗,于是,我俩兴致勃勃坐在飘窗上聊起了天,房门掩着,并不想被人打扰。

  不到五分钟的样子,他妈直接把门推开了,一屁股坐下,大有加入聊天的意思。

  我没心情了,罗益大概也感到无话可说,于是提议出去散步。

  出于礼貌,我说,阿姨,一起去吧。

  本指望她拒绝,谁知一口答应了,真是无奈。

  说实话,这个男人没什么心眼,也意味着没什么分寸。他在他母亲面前毫不掩饰跟我的亲热,一路拉着我的手不放,遇到个水坑,就把我背起来。

  他妈的眼神已经有点发红了,估计实在憋不住,说了一句,你俩这是不是一见钟情啊?

  不算不算,我俩都认识一个多月了,罗益傻乎乎地解释着。

  到了晚饭时间,罗益说要请我吃个大餐,他妈坚持要买菜做饭,最后没拗过儿子去了饭店,这顿饭吃得极其不爽,每上一个菜,他妈就评价一番,这菜多么不划算,分量多么少,菜色多么难看,花的钱多么不值,顺带还要说她儿子乱花钱。

  好吧,我就当您勤俭持家,但您这么说是想告诉我您儿子请我吃顿饭不值么?

  作者:七月娓娓 回复日期:2011-08-11 11:02:13

  回复

  ~9~

  晚上,他妈严肃地安排我跟她睡一个屋,罗益一个人一个屋。

  我挺不爽的,敢情您这大老远跟过来是看着我跟您儿子不上床的啊,您以为您儿子炙手可热,是姑娘都抢着往上扑么,那您儿子为啥快三十了还没找到媳妇呢?要么 您是以为我徐娓娓多么不检点,第一次跟男人见面就奋不顾身,怕您儿子着了我的套,以后无法脱身?您这心理也忒阴暗了点吧?

  不爽归不爽,想着总归初次见面,总归是罗益的妈,算了。

  一晚上无法入睡,这老妇人不是一般的能说。

  先说她儿子。

  罗益不好,罗益不孝顺,我一把屎一把尿把他拉扯大,费尽心血,结果他跟我一点不亲热,电话也不打,回来就冲我发脾气,气死人了。你可要想好了,嫁给我儿子要吃苦的。

  再说她老公。

  罗益他爸不好,他爸脾气臭,人无能,啥也不会,家里事事要我操心,又不挣钱,才五十出头就内退了,一个月才拿四百,还要给他老娘寄二百,他等于就是个白吃,只会打麻将喝酒,嫁给他真是倒霉死了。

  再说一个熟人。

  徐娓娓你家是不是有个邻居姓施啊,我跟你说,那个女人啊,原先是我同事,人可坏了,不是个东西,我晾床单她就给我扔地上,我捡起来她还给我扔地上,有这种不要脸的人嘛?你可千万别跟她接触,也千万别告诉她你跟我家的事,她就是个坏事精。

  然后说到她自己。

  我这个人,别的没啥,就是善良,我爱吃亏,吃了亏也不跟人计较,我朋友多,到处都是我朋友,他们都说我是好人。

  得得得得得得得……听到我头大。

  还了解到一件事情,他们家是八十年代末期从青海搬来的,说是罗益小时候身体不好,不适应高原气候,因此搬到地肥水美的江浙,从此以后身体就好了。。。

  作者:七月娓娓 回复日期:2011-08-11 11:11:55

  回复

  @luobin1986917 2011-08-11 11:04:18

  楼主是内江的?

  -----------------------------

  不是哦 是江苏的 住在长江边~

  作者:七月娓娓 回复日期:2011-08-11 12:55:38

  回复

  ~10~

  假使我能聪明一点,这段姻缘到此应该结束了。理由是:

  一,这位母亲对儿子的件件事情都要参与,可谓一手遮天,并且容不得别人反抗;

  二,跟初次见面的儿子的朋友喋喋不休地说他人和自己老公的不是,可谓品行不端;

  三,不断夸赞自己,可见自恋到一定程度,无法对各种事情做出正确的判断,也不可能听取别人的意见,一旦遇到事情将会导致恶劣的后果。

  还有一个举动,她晚上起来了四五次,到罗益的房间里去看被子盖了没有,窗户关了没有,对一个将近而立的男人来说,这种溺爱无疑过分了,根本无法令罗益长大,也就是无法断奶。

  可惜我是个笨蛋。

  我在想,反正他妈不跟我们住一个屋檐,反正我有足够的能力保护我的婚姻,反正不去尝试怎么会知道结果怎样?

  所以,我选择了忽略他妈的种种行为,我以为只要罗益一心一意过日子,一切就相安无事。

  事实证明我真的是个笨蛋。

  人不能活在自己的想象里,人可以有想象,但不能太乐观。想象与现实的差距无法衡量,下一秒也许向左,也许就向右。

  作者:七月娓娓 回复日期:2011-08-11 13:42:24

  回复

  @我说什么了我 2011-08-11 13:38:30

  有儿子的都要来看一下,别以为对他一味的溺爱就是给了他幸福.

  -----------------------------

  说得真好 这是前车之鉴

  作者:七月娓娓 回复日期:2011-08-11 13:51:58

  回复

  ~11~

  平淡无味地过了两天,罗益该回深圳上班了。最后走的时候,他跟他妈有点不欢而散,原因我有点记不清了,大约是因为某件小事起了争执,他妈叫他这样做,罗益觉得应该那样做。

  我不知道如果当时没有我在,罗益会不会从了他妈,只是那天,罗益有点恼火,当下收拾了东西拉着我就出门了,他妈躺在里屋没出来。

  又因为,这几天刚好是还房贷的日子,罗益的卡在上海宿舍里,他妈主动说先垫上吧,但是要写借条,到了上海就还款给她。

  罗益说不用了,亲母子还借条来借条去的,没意思。

  离开的一路上罗益跟我诉苦,说他妈如何专制,如何限制他的想法,从小不让他出去跟外人接触,整天锁在家里,理由是外面有坏人,还有本地人会欺负外地人。还说他妈如何压制他爸,每天唠叨他爸的不好,老头子本就好赌,这样一来赌得更厉害,诸如此类说了好多。

  听得我毛骨悚然,这整个就是个慈禧啊。我在一瞬间心生怜悯,我对罗益说,以后你跟我在一起的话,事情就由你做主吧,我不会干涉你太多的。

  他点点头,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再后来,我们在车站分手了,他去单位,我回我家,第一次见面,就这样草草结束。

  后来,生活恢复了前一个月的样貌,依旧是网聊,电话,以为说多了废话,对彼此的了解又加深了一些,其实只不过还是表面,天天不见面的两个人,谁知道在电脑和电话那头,是怎样的一副生活状态呢?

  而他在那头,确实是有一番我无法知情的其他生活的。

  作者:七月娓娓 回复日期:2011-08-11 17:28:46

  回复

  ~12~

  他说他有个妹妹,干的。

  他说他妹妹每天陪他说话解闷。

  他说他妹妹给他寄了很多好吃的。

  这个男人有些不懂人情世故,他不知道避讳在一个女人面前屡次提及另一个女人,不管另一个女人与他有没有什么特殊关系。

  他所透露出来的这些信息,都是在毫无意识的情况下表达的。比如当他抱怨我给他的电话少,就会说我妹妹打的电话都比你多,当他跟我言语上有了分歧,他就会说,我告诉我妹妹这事了,她支持我。

  我把所有的这些零碎串起来以后,得到的情况如下:

  此女是他的同事,叫小顾,上海本地人,长相还不错,2009年嫁给一个本地大款,婚前是个胖子,为了婚礼特意把自己减成了瘦子。所谓的婚姻不大幸福,是因 为该大款年纪很轻,不懂得照顾女人,人长得矮胖状,对自己比较苛刻,家里有七系宝马等等好车,但很少用,经常挤公交,穿衣服专拣便宜货,常买超市货架上二 十块的裤子。仅此而已。

  我没有深究,无凭无据也无法深究。

  没事聊聊天的异性朋友我也有,不代表什么也不能证明什么,不能仅凭怀疑就给人定罪,将人一棍子打死。

  事实上,当我听说他从小被关在家里以后,我希望他多交朋友,以免过于沉溺在自己的世界里。

  因此,我大度了一回。最后再次证明,这是一次万恶的大度。

  作者:七月娓娓 回复日期:2011-08-11 18:05:09

  回复

  ~13~

  在八月底的时候,他跟他的父母表达了想跟我结婚的愿望。从知道彼此到八月,仅仅三个月的时间,可算是闪婚了。但无论是他的父母还是我的父母,大脑里的第一 反应就是,终于找到投缘的了,老大不小了,是该结婚了。如果当时有人跳出来反对,这样仓促不妥,能够引起所有人深思,恐怕结局令当改写。

  但是可惜,无人反对,也许我们真的都足够老了,能有个婚结,就应当感天谢地了。

  于是,他的父母紧锣密鼓地上我家门提亲。

  我的呱呱是只雪橇犬,天生热情好客,见了客人总是摇头摆尾要与人亲热一番才肯罢休。

  罗益的妈妈不喜欢狗,一脸嫌恶地嚷嚷这狗好脏好脏,快点弄走,怎么会养狗呢,狗多恶心啊,有细菌啊传染病啊狂犬病啊不如赶快送走啊。

  好吧,我把狗弄走了,我知道有很多人天生不喜欢猫狗,这无可厚非,但是俗话说,打狗还要看主人吧,既然是来我家做客,能不能尊重一下我,把那些嫌恶的话吞进肚子呢?

  接下来就谈结婚了。他妈说,我们家不容易呀,从外地搬过来,穷得叮当响,把这个儿子拉扯大真的命都送掉了,还要操持他结婚,真是没有这个能力呀,养儿子真 是不幸啊,要是养个姑娘,往人家门上一送就万事大吉了。我们穷呀,我们一分存款都没有呀,我们有的只是债务呀,得得得得得……一路哭穷。

  其实,上文说过了,我姐姐也是他父母那个单位的,我姐姐的父母也是那个单位的退休职工,这个单位是个好单位,福利待遇在本地企业算是数一数二的,从小就见我的姨妈姨夫往家里拎数不清的好东西,当这个单位的职工,或许发不了财,但生活肯定是富足的。

  算了,她说她没钱,你总不能硬说她有。她就是不想把钱花在你身上而已。

  我徐娓娓不是冲钱去的,要冲钱,早在二十一二岁的时候就把自己嫁给有钱小老板了,何必等到奔三了嫁给一个平平常常的罗益,我只是想过安静的婚姻生活而已。

  她说她家没钱出财礼,我家就不要了,她说没钱买三金,我说那只要一个戒指好了,毕竟那个有象征意义,其他,一切从简,婚宴酒席,都拣最便宜的来。

  后来,很多人说我家傻。的确够傻的,你为别人考虑省钱,别人却会觉得你廉价,不花钱娶回来的儿媳妇,谁会珍惜呢?

  作者:七月娓娓 回复日期:2011-08-11 19:45:12

  回复

  @卯卯和木木 2011-08-11 19:29:36

  女人一辈子就只向往一个婚礼,LZ怎么就这么把自己给随便的嫁了?!

  -----------------------------

  前面说过了 LZ是个傻蛋。。

  我自己又折回去,再买了一千多的东西。

  施阿姨遇到我了,听说你婆婆买了九百块的东西给孩子,还说你妹妹要请她吃饭呢。

  姨妈打电话给我了,听说你婆婆买了九百块的东西给孩子,还说你妹妹要请她吃饭呢。

  呵呵。

  一切为了孩子。娘家要买的东西,早两个月就买好了。

  爸爸买了婴儿床,不算贵,也不是最差的,六七百块吧。

  妈妈买了黄金的长命锁,一千八百块。

  哥哥买了一大堆婴儿大礼包,东西堆了一屋子。

  宝宝是幸福的,还没出世就拥有很多爱了。

  解释一下120万吧。

  大家看看第75节吧。在帖子的第23页。

  那是第一次叔叔婶婶和我去你家讨论未来的时候。

  你妈妈说,我家罗益结婚真是倒霉死了,娶了你家姑娘倒霉死了。

  我婶婶气不过,说,我家姑娘才倒霉,现在成孕妇了,你们要离婚,那就拿120万呗。

  叔叔瞪婶婶一眼,别瞎说,谁要离婚了。

  一句气话,不必如此记挂。

  你说,除了你妈妈,我家有没有任何一个人在你面前提过钱的事?

  你说你曾经想给我卡里打一千块钱,你说我当时没要。

  是了,我说我不要,我说修复感情是第一,钱放在感情之后吧。

  我是不是这样说的?

  我连一千都不要你的,我会向你要120万?你有吗?拿得出来吗?

  好了,太晚了,我要睡了,明天,我最后还有一些话对你说。

  明天,让该结束的结束在这个帖子里。怨恨,推脱,计较,辩白。都不存在了。向前走,不回头。

  晚安,大家。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