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旭博教育 » 正文

我的出轨竟是丈夫亲手设计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21 16:39:32  
2001年7月,我从师范大学的学前教育专业毕业了,到市里的一家幼儿园做了一名老师。从小学一直到读完大学,我几乎就没有离开过家,所以虽然参加工作了,但生活并没有什么改变,业余时间都在家里陪父母度过,是个温顺、听话的乖乖女。因此,痴长了23岁,感情世界还是一片空白。
认识王磊缘于母亲的一场车祸。那是上班第二年夏日的一天,我突然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说妈妈在骑车的路上被一辆车撞倒了。等我急匆匆地赶到医院时,妈妈骨折的小腿已被石膏固定了。看到妈妈由于疼痛而变得苍白的脸,我扑过去哭了起来。“这么大的姑娘还趴在妈妈怀里哭鼻子。”我这才注意到身边还站着一位高大的年轻医生,妈妈拉着我的手说:“快来谢谢王医生,多亏他帮忙,才这么快办理了住院手续。”“别客气,我叫王磊,是这家医院的医生,也是你妈妈的主治大夫。”王磊伸出手,我慌乱地伸出沾满了眼泪的手,又赶忙缩了回来,哭泣的脸不由得羞红了。
没过几天,妈妈的病房里又住进来一个老太太,她竟然是王磊的母亲。这是一位善谈、开朗的老人,每天和妈妈有说不完的话。从她的口中我知道了许多有关王磊的事情:13岁那年,王磊的爸爸被病魔夺去了生命,妈妈工作非常忙,懂事的王磊当起了家,每天放学买菜做饭,还要照顾小他5岁的弟弟,大学毕业来到这家医院工作以后,仍要供养上大学的弟弟。每次,老太太说到这里,都会黯然地说:“我家王磊是个好孩子,都是家里给拖累的,快30岁了,还没有女朋友。”
王磊每天都来病房陪他妈妈聊天,变着花样做各种好吃的送过来,把邻床的妈妈看得眼热。两个老太太越谈越投机。有一天,王磊的妈妈对我妈妈说:“我看,你也挺喜欢我家王磊的,干脆把你女儿送我做儿媳妇算了。”说完,她们俩竟然不顾在场的王磊和我,亲家母长亲家母短地称呼起来。
说句心里话,我从心里也不讨厌王磊,他成熟、稳重,对人体贴、和气,我心里就将他当大哥哥一样。就这样,我和王磊谈起了恋爱,我们之间几乎没有出现任何的波折。在2003年元旦,我们举行了婚礼。婚后的日子平静而幸福,婆婆和王磊对我疼爱有加。
春节刚过,婆婆要出一趟远门,她的一个表姐得了癌症,来电话请她过去帮忙。临走时,婆婆拉着我的手说:“小卉,我走后,你可千万别怀孕。王磊忙,照顾不好你。等我回来,你们再怀孕,我照顾你,再给你们带孩子。”我红着脸看了一眼王磊,王磊脸上竟然也有些不自在。
婆婆走后,家里一下冷清起来。王磊是个事业心很强的人,每天都在医院里忙到很晚才回来,几乎就没有时间陪我。偌大的屋子只我一个人落寞地守候着,每晚我都守在电视机前看别人演绎一场场有关爱情的悲欢离合。王磊也很内疚,他有时给我做好多好吃的东西,还劝我多回娘家陪陪爸爸妈妈,不至于太寂寞。可我不想给爸妈太多的误会。
就在这时,远在广州读书的王磊的弟弟王淼回来了。王淼每个假期都在广州打工,已经好几年没有回来了。王淼长得高大、帅气,是个健康活泼的大男孩,他走上前来亲热地喊了我一声“嫂子”。看着我羞红的脸,王磊笑着说:“叫什么嫂子,她比你还小几个月呢,叫她小卉好了。”
学计算机专业的王淼以智力入股的形式和别人开了一家软件开发公司,每天忙得昏天黑地。偶尔回来一趟,也是行色匆匆。王磊非常心疼弟弟,坚持让他搬回来住,说大家在一起好有个照应。这样,王淼就搬回来和我们住在了一起。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王淼刚搬回来不久,王磊就被医院派到北京进行为期一年半的进修学习。这是个难得的学习机会,王磊当然舍不得放弃,但又不放心我和王淼的生活。我和王淼笑他像妈妈一样婆婆妈妈的,王淼笑着说:“哥,你就放心地走吧,我向你保证一定要照顾好小卉。等你回来时我把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卉交给你还不行吗?”王磊这才依依不舍地上了车。

寂寞心怀在丈夫弟弟的拥抱中无法自持

王磊走了以后,为了陪我,王淼推掉了许多的应酬。他性格活泼开朗,爱唱歌跳舞,还竟然孩子气地爱看动画片和打游戏机。每天下班回来后,我和王淼就会打一阵儿游戏,而且打得难解难分。休息日王淼就会陪我去逛公园逛商场,他每次帮我挑选的衣服同事们都说好看。我和王淼与他的朋友们一起蹦迪、野炊、登山、蹦极……那段时间我过得非常快乐,是我长这么大从没有过的疯狂。
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和王淼在一起了,一日不见,心里就空落落的。我悄悄地将王磊和王淼作了比较,发现他们就像各自的名字一样,王磊就是由一堆石头组成的,敦实、厚重,虽然缺乏点儿温柔,但给人一种踏实安全感。而王淼呢,当然是柔情似水的了。我问自己如果重新选择的话,会选择哪一个人,结果竟是王淼。
天哪,我竟然喜欢上了自己的小叔子。这种想法让我感到揪心地不安,我有意地疏远王淼。当他约我一起出去玩耍时,我都找借口推脱,但看到他失望而去,我的心又会莫名地绞痛。王淼也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也就不再邀请我出去玩了,有一天他告诉我公司里最近很忙,他要搬到公司住一段时间。我没有阻拦他。
王磊在北京的学习也是非常紧张,2004年的春节他回来不到一个星期就回去了,每隔两三个月才能回来一次。王磊也许看出寂寞让我无精打采,也不再采取避孕措施,说有孩子后我的情绪可能好些。那些日子我一个人非常寂寞,每天回到家里,面对着清冷的四壁,我都有一种要哭的感觉。他们一个个从我身边离去,我真有一种被抛弃的感觉。
好长时间王淼没有回来,我也没给他打电话,我想静下心来好好清理一下自己的思绪。但让我痛苦的是,每当我独处的时候,我就不由自主地想念他,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渴望,我深深地、不可救药地爱上了王淼。
一天晚上,我突然发起了高烧,吃药不见效。在病痛加寂寞的折磨下,我拨通了王淼的手机。当王淼赶回来的时候,我几乎处于昏迷状态。王淼急忙把我送到医院。我住了整整十天院病才好,在这十天里,王淼几乎一刻也没有离开过我,事无巨细地侍候着我,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动。有时我闭着眼躺在床上,他会充满爱怜地抚摸我的秀发,我的心怦怦直跳,我一动不动地享受着这份温情……
出院以后,王淼为了照顾我又搬回来住了,我们又恢复了以往的欢乐。但我发现我们都好像在刻意地躲避什么。可是每天能够看到他,我已经很知足了。我的身体恢复得很快,我又像一只快乐的小鸟一样了。
半个月后的一天,我和王淼从外面回来赶上了雨,他脱下自己的衣服披在我身上,拉起我的手飞跑。回到家里,看着被雨淋得狼狈不堪的王淼,我大笑起来。他突然走过来,一把把我搂在怀里,我挣扎了几下就不动了,他滚烫的唇在我的脸上搜寻着,像极度干渴的人寻找甘甜的泉水一样。在他热烈的狂吻之下,渐渐地,我失去了自持。我们紧紧地搂抱着,纠缠在一起……
激情消失后,看着呆坐在一旁沉默吸烟的王淼,泪水盈满了我的双眼。我对不起深爱我的王磊。王淼默默地穿好衣服,看也没有看我一眼,一句话也没有说走了出去。我终于忍不住扑在床上大声恸哭起来。
接下来的日子,我都是在自责、痛苦与期待中度过,我无法忘怀那晚与王淼在一起的激情与投入,这是我与王磊结婚以后从未有过的。我热切地期待着王淼能回来看我,而我又害怕面对他。一个月过去了,就在我无望地以为王淼再也不会见我的时候, 他却出现在我的面前。


王淼消瘦得差点儿让我认不出来了。那晚,我们喝了好多好多的酒,说了好多好多的话,他说他是一个罪人,他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我只觉得我的泪水无法控制地流呀流……
第二天我醒来已是中午时分,王淼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去了,他给我留下一张纸条,说他回广州去了,还说他对不起我,让我忘了那些不该记住的事情。我整个人呆住了。

丈夫遗留日记中的秘密让我无法面对

我病了,茶饭不思,走起路来身子轻飘飘的。有一天,给孩子们上课时我晕了过去。
我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爸爸妈妈和王磊正关切地注视着我。妈妈略带责备地看着我唠叨:“都怀孕了,为什么这么不注意身体呢,可把我们吓坏了,这不,王磊连夜赶回来了,以后可不许这样了。”什么?我怀孕了?!天啊!我吃惊地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难道说我竟然怀上了王淼的孩子?因为这两个月来我根本没有和王磊在一起。
在医院里住了几天,我就被爸爸妈妈接回了家,千里之外的婆婆得到消息也回来了,我像个公主一样被他们呵护着,唯恐有一点儿的闪失。而我的心始终惴惴不安,我害怕有一天王磊会质问我肚里的孩子是怎么回事,我该怎样回答他啊。可王磊好像什么也没有觉察到,一如既往地体贴我,关心我。
有一天,我偷偷地跑到医院,要求医生把孩子给拿掉,可是医生检查后告诉我说我的子宫后倾得厉害,做手术可能就不能再怀孕了。上天就是这样的爱捉弄人!胎儿一天天在长大,每天抚摸着他,我都会想起和王淼在一起的那些快乐的日子。有时我心里在想,对于王磊与王淼我到底更爱哪一个?王磊就像兄长一样,但不是爱人,而王淼呢,虽然我爱他,他也爱我,但他毕竟是我的小叔子。有时冲动的我想离开家,到广州去找王淼,但面对慈爱的双亲与婆婆还有王磊时,我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日子一天天过去,转眼间过了2005年元旦。怀孕刚过九个月我早产了,看着儿子那张皱皱的小脸,我没有丝毫初为人母的喜悦。王磊围着婴儿忙前忙后跑来跑去的,脸上满是做了父亲的欣喜与欢悦。我的心一阵阵的绞痛,天啊,我到底做了些什么,我该怎么办呢?
孩子快满月的时候,王淼终于从广州打来电话,说他不回来过春节了。几天后,他寄回来好多玩具。我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失落,我多盼望他能回来看望我,还有他的儿子,可惜他并不知道孩子是他的。而我又怕面对他,我不知当着他的面我能不能控制自己的感情,我的克制、压抑在他面前会不会像洪水决堤一样不可收拾。
庆幸的是儿子长得和王磊也有些像,而且血型和他完全一样。王磊对我和儿子非常好,每天下班的第一件事就是跑过来抱儿子,逗孩子玩耍。每个星期天,爸爸妈妈会准时地来看望外孙。看着王磊和几位老人对儿子的那份宠爱,我的心慢慢地平静下来,王淼不回来也好,就让我们平静地享受天伦之乐吧。
2005年10月16日,我的生日。那天早晨王磊出门时拥了我一下,轻声说下班后要给我带回来一个惊喜。但直到电视中新闻联播开始了,他还没有回来。这时,电话响了,是王磊的朋友打来的,他说王磊出了车祸……
车祸现场离家不远,我和婆婆踉跄着赶到时,王磊已被送进了医院。一支支像血一样艳红的玫瑰散落在现场。到了医院,听到从急救室出来的大夫那声悲痛的道歉,婆婆当即晕了过去,我也抱着孩子瘫在了地上。
王磊工作的医院3天后送来了他的遗物,其中有几本是日记,都是他工作以后写的,内容大都是每天的医疗总结和体会,2002年7月后出现了我的名字,看着日记中我们相识相知相爱的细节,我感到揪心般的疼痛。但后来的内容让我震惊了:“没有生育能力的化验结果让我感到痛心极了,我不敢对妈妈说,更不敢对小卉说,妈妈希望王家有后,在幼儿园工作的小卉更希望有自己的孩子。我怕妈妈伤心,更怕小卉离我而去。我该怎么办呢?……我要想办法让小卉和淼淼有个孩子,淼淼的血型和我一样,又是亲弟弟,他们的孩子和我自己的孩子有什么区别呢?虽然这有些卑鄙,但我的生命中不能没有小卉……小卉怀孕了,淼淼的不辞而别也在我的意料之中,不管怎样,孩子还是王家的后代,我要全身心地爱护孩子,更要全身心地呵护小卉,我要用爱让小卉从愧疚与不安中走出来……”
我就像受到电击般呆了,巨大的痛苦弥漫了我的整个身体,酸甜苦辣像海水一样撞击着我的心。我的出轨和怀孕生子,竟然是王磊一手设计的!这正是他一心希望的!我究竟是他的爱,还是他的工具?我不知道。面对事实真相,我能够宽恕自己吗?我还是不知道。我和孩子如何走过以后的生活呢?不知道,摆在我面前的只有不知道。我该怎么办?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